谷歌阅读

繁体版 简体版
谷歌阅读 > 苏楠傅邺川离婚后夫人成了首富 > 第两千一百八十八章 检验结果

第两千一百八十八章 检验结果

第两千一百八十八章 检验结果

苏楠的目光直视着他。

她的声音低哑冷静。

看不出任何的慌乱。

若不是她脸上残余的苍白,根本看不出她因为一个男人在睡梦中失态。

纵然心里划过几分不舒服的感觉,傅邺川也极好的掩饰住了。

他若无其事的走进去,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“你没事吧,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,我让医生再给你检查一遍吧?”

他说着,就拿出了手机,要拨打医生的号码。

结果被不耐烦的苏楠打断了。

“傅邺川,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场地震是我做梦吗?商谦呢?

他为什么不来?

她心里汹涌而过的悲伤让她不愿意往最坏的方向去想。

傅邺川看着她,语气压得很低:

“不是做梦,我的直升机路过那里,收到了求救信号,我看到了晕倒的你,就把你们带了回来。

另个小孩子跟着你的两个助理回去了,我让说说留下来陪你。

这里是我距离地震区域不远处的一处房产,医院里人满为患,救援队伍虽然已经在我后面赶到了,但是我怕忙中生乱,就率先做主把你们留下来了。”

他的语气很平静。

苏楠哽咽了一声,眼眶倏的红了。

“所以你根本不知道商谦的死活?”

自然。

她也不会指望傅邺川会大发善心的去救商谦。

傅邺川顿了顿:

“他死了,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,你清楚从几千米的地方坠落,没有设备的情况下,生存的几率几乎为零。”

“我不信......”

苏楠咬牙切齿。

傅邺川默了几秒,叹了口气:

“已经找到了其中两个人的身体部分,他们甚至都算不上是全尸了。

搜索的人也找到了四份血液样本化验,DNA检验结果跟掉下去的身份相符,有关部门为了降低恐慌,没有让亲属过去认亲,但是已经发布了结果和检验证明。

其中一份血液检查结果,就是商谦的身份。

商谦和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部分,估计也很快就会被公布出来的。”

他的话像是一把刀一样,狠狠的刺进了她的胸口。

疼的说不出话来,满是绝望笼罩着,让她浑身冰冷一片。

她根本不想相信,不愿意相信。

像是晴天霹雳,一下子劈在了她的头上。

苏楠惶惶摇头,脸上一副受了巨大打击的模样:

“我不相信,我不信......”

她捂住了自己的耳朵,压抑着哭了起来。

说说小朋友看着她哭了,心疼的过去抱着苏楠,小心翼翼的拍打着她。

就像以前商谦和苏楠哄她一样,她也像模像样的学着哄苏楠。

苏楠搂着她浑身颤抖发冷,哭的压抑也沉默。

那种心碎的绝望,真是让人失控。

傅邺川看着这样的苏楠,眼里划过了几分心疼。

他很想去安慰她,但是他忍住了。

他怕苏楠觉得他是在趁人之危。

虽然他很想这么做,但是他知道,不能着急。

尤其是在现在她满心满眼都是另一个男人的前提下。

房间里气息都是悲伤而绝望的。

过了好一会儿。

说说小朋友也忍不住想要哭了。

她拽着苏楠的衣服,还在思索要不要哭的时候,忽然脑子里想起了什么。

本着求知的心态,她直接开口:

“妈咪,这个叔叔说我爹地死掉了,什么叫死掉了?死掉了在哪儿啊?”

傅邺川一瞬间脸色黑了下去。

下一秒。

苏楠猛地抬头,狠狠的朝他瞪了过去,脸色一片冰冷。

那种眼神,恨不得一刀一刀的剐了他!

傅邺川自知理亏,但是也没想到这个说说说话这么不经过脑子!

他平日里接触最多的孩子就是傅云澈,傅云澈的理解能力完全能赶得上他。

他以为所有的小孩子都这样。

可是这个说说,怎么跟商谦某些习惯类似啊?

苏楠没有急着回答说说的话,反而语气沉冷的对傅邺川说道:

“傅总,我觉得你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说话,是不是太残忍了,用得着你多管闲事吗?”

傅邺川抿了抿唇。

想辩解,他张了张口,看着她的脸色,还是闭了嘴。

算了。

本来就是他的错。

他垂了垂眸子:

“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他站起来刚要走,忽然想起了什么:

“我的直升机借给了上面救援使用,一时半会抽不回来,这里是震区,空中和交通管制暂时严格了,所以你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了。”

他说完,就走了出去,关上了门。

他松了口气,缓解了莫名心虚又紧张的心情。

那些昂贵的直升机,是他主动送出去的,不仅如此,他还捐钱捐物,积极帮助受灾群众。

他想用这些举动证明,他跟以前不一样了,而且他不是为了扣住她,才这么做的。

总得有些冠冕堂皇的理由,掩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,不是吗?

他一出去。

苏楠的脸色就沉了下去。

她摸了摸说说小朋友的脸蛋,抿唇:

“死掉了的意思,就是变成了星星陪着你,但是妈咪不相信爹地离开我们,妈咪会找到爹地的。”

说说小朋友点了点头:

“说说大宝贝也不相信,爹地说最爱我们了!”

苏楠点了点头,眸子里死死地压抑着晶莹的泪水。

她不能在说说面前失态。

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之前,她都坚信,他会回来的。

苏楠深吸了口气,从床上下去,只是站起来的那一瞬,她的眼前有些发黑。

可能是悲伤过度,才让她虚弱下来。

扫了一眼,自己的手机不翼而飞了。

她缓了缓,那种发昏的感觉减轻了,才开门出去。

说说小朋友紧随其后。

傅邺川在客厅里跟佣人吩咐着要做什么吃的给她补补,听到动静,看着她微微蹙眉:

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苏楠伸出手:“我的手机呢?”

傅邺川默了默,转身从客厅的桌子上拿起了那个手机。

苏楠一看,屏幕四分五裂,甚至连开机都打不开了。

傅邺川开口解释:

“从你身上掉下来就是这样了,如果你想要新的,我可以让人给你买,不过因为地震的原因,基站被毁,一时半会的没有信号,座机也打不出去,整座城市暂时瘫痪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